剧透吧 · juto8.com

花千骨55-57集剧情介绍

第55集 花千骨变妖神 糖宝十一双双陨命

花千骨变妖神
花千骨变妖神
 
孟玄朗决定娶轻水为妻。婚其将至,孟玄朗因糖宝与落十一造访,取消与轻水成亲计划。布在云宫外围的结界坚硬无比,需利用离愁珠方能击破结界,糖宝从古卷中查到离愁珠的下落,离愁珠珍惜无比只有两颗,其中一颗便藏在蜀国王宫。摩严召集天下各派,欲携众派下山与七杀派决一死战,云隐萌生退意决定回蜀山修道,遭来各派非议,有掌门骂他是胆小鬼临阵逃脱。

孟玄朗为救花千骨,无视轻水内心感受,轻水因爱生恨,对花千骨产生嫉恨,暗中联络霓漫天,引其阻止孟玄朗救花千骨。孟玄朗在轻水的陪同下奔赴云宫,一同随行的还有落十一与糖宝。霓漫天赶到云宫,阻止众人救花千骨,糖宝趁乱利用离愁珠打破结界,霓漫天气急败坏一剑刺穿糖宝的身体。

花千骨步出云宫,悲痛欲绝扶住倒在地上的糖宝,落十一已是呆若木鸡,眼睁睁看着糖宝灰飞烟灭随风消逝。花千骨因糖宝之死激发体内洪荒之力,其强大的气场令在场的白子画束手无策,遭反噬失去仙身倒地不起。落十一亦被其误伤,口吐鲜血步糖宝后尘倒地身亡,一对有情人不求同年同月生,只求同年同月死,感天动地的爱情令人唏嘘。

轻水悲愤交加刺伤花千骨,在其面前道出向霓漫天通风报信的真相。摩严率各派攻打七杀派,竹染决战之时向众人道出一段尘封往事,他的母亲是七杀派妖女,因与摩严相爱被其杀害,摩严看待个人声誉比性命还重,宁肯舍弃竹染母亲也要维护声誉,竹染虽与摩严是父子,却对其毫无父子之情,仇恨令他丧失理智,宁肯背上不孝不义的骂名,也要杀掉摩严。

花千骨与白子画恩断义绝,赶到七杀派指责摩严是伪君子,数日之前,摩严曾许诺绝不主动进攻七杀派,花千骨因其食言将其俘回七杀派。单春秋萌生退意,借口养伤离开七杀派,花千骨成了七杀派的新一代圣君,竹染执意留其身边,花言巧语劝其带兵踏平长留,遭来一顿训斥。霓漫天被囚禁在牢房中,面无惧色痛骂花千骨。两人的恩怨剪不断理还乱,今生今世形如水火难以共处。
 

第56集 白子画沦为花千骨奴仆

白子画沦为花千骨奴仆
白子画沦为花千骨奴仆
 
白子画被花千骨重伤,在昏迷中想起与花千骨恩断义绝的情景,心中无比焦急,睁开眼睛苏醒过来,发现自己置身于冰床之上。笙箫默带来了令白子画担忧的消息,花千骨已经打开洪荒之力劫走摩严,入主七杀派,成为新一代圣君。

昔日那个可爱善良的徒儿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性格反复无常,弹指间便能定人生死的妖神,白子画陷入到深深的愧疚中。花千骨本想杀掉霓漫天,忽然想起朔风临死之前的嘱托,朔风慧眼识人看清霓漫天的本质,其虽然心狠手辣,但本性不坏,朔风不希望花千骨对其生起杀念,这算是两人之间的约定,花千骨决定留霓漫天一命,饶其不死。

夜色如墨,绝情殿外多了几许哀愁,已失仙身的白子画愁肠百结,花千骨变妖神一事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紫熏看透世事,深知爱一个人应为其付出所有,大爱无私令她甘愿舍弃自我,强行传输毕生修为到白子画体内,功力耗尽闭目躺其怀中,圆了躺在心爱人怀中的愿望,从此以后,世间又多了一段令人心碎为爱殉情的传说。

这边厢,白子画因紫熏耗尽修为悲痛欲绝,那边厢,孟玄朗因轻水失踪一夜白头,他身为一国之主,权势遮天赢了天下,却输了爱情。经过轻水失踪一事,他已幡然醒悟,后悔不该辜负轻水的情意,从而致其因爱生恨。

一个情字,令许多呼风唤雨之人深陷其中,包括已成妖神世间无敌的花千骨,她之所以走到今时今日的地步,无非乎也是一个情字,她承受的情字比任何人都要沉重,对白子画的爱情,对杀阡陌的姐妹之情,对东方的友情,以及对糖宝、小月、落十一的亲情,凡此种种,无一不令她陷入到无疯不成魔的万劫不复之地。

落十一与糖宝已然身亡,竹染入牢中探视生父摩严,故意在其面前说出落十一的噩耗,令其体验亲人逝世的痛苦。

白子画入七杀派,欲用一己性命换回摩严,花千骨放走摩严,将白子画当成仆从使唤,竟当其面欲脱衣沐浴,毫无一丝羞耻之心。
 

第57集 霓漫天身亡

霓漫天
霓漫天
 
白子画甘愿听命于花千骨,为摩严换回了自由,摩严回到长留,在笙箫默面前大骂花千骨,无法咽下花千骨羞辱白子画的行为,怒气难平情绪激动。  

笙箫默身为局外人,看待事情比摩严更理智,他觉得花千骨本性并不坏,依然将摩严当成师伯,摩严杀害了东方,曾将花千骨放逐蛮荒,按理说花千骨对摩严已是恨之入骨,但她网开一面放走了摩严,由此可见她依然将摩严当成师伯。

花千骨守在冰棺旁边缅怀杀阡陌,不知可时起,杀阡陌从一旁走了出来,柔声呼喊花千骨的名字,花千骨正愁找不到人倾诉心声,在杀阡陌面前坦承其实自己并不痛恨白子画,只是想折磨白子画。  

杀阡陌指点花千骨做自己内心想做的事情,花千骨忽然苏醒过来,发现只是南柯一梦。梦境过于真实,她无法原谅梦中软弱的自己,情绪失控导致体内的洪荒之力不受控制,白子画闻讯而至紧紧搂抱花千骨,助其恢复平静。  

烈行云返回王宫,向孟玄朗秉报花千骨的下落,花千骨已经成为妖神入主七杀派,成为不折不扣的大魔女。  

烈行云同时也打探到了轻水的情况,一提到轻水,他吞吞吐吐没有把话说完,在孟玄朗的追问下,他只是强调轻水情况不乐观。  

白子画煮了桃花羮,毕恭毕敬端到花千骨面前,花千骨闭目养神苏醒过来,目不转睛盯着白子画手中的桃花羮,白子画企图用桃花羮讨好花千骨,却被其喝令滚蛋。竹染送飞鸽传书给花千骨,书信是尹幽若写的,尹幽若约花千骨在镜湖相见。  

竹染为霓漫天解开铁链,默许霓漫天找花千骨报仇。霓漫天闯入七杀殿,杀害几个妖兵,称要吸走花千骨体内的洪荒之力报仇血恨。花千骨允许霓漫天吸取洪荒之力,霓漫天承受不了洪荒之力强大的力量,含恨而终。白子画帮助花千骨埋葬霓漫天,师徒二人立于坟前,神色黯然交谈,霓漫天并非死于花千骨手中,而是死于自身的仇恨中。  

师徒二人缅怀完霓漫天,下山观看小月为穷苦百姓治病。孟玄朗出宫找到疯疯癫癫的轻水,将其搂入怀中,自责是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过错。白子画曾为花千骨承受六十四颗消魂钉折磨,花千骨从尹幽若嘴中获知真相,返回七杀派检验白子画的背部,果然发现许多被消魂钉伤害的印痕。  

白子画被竹染泼洒的绝情池水伤了手腕,被花千骨发现,花千骨惊喜交加认为白子画爱上了她,白子画个性好强,当着花千骨的面抹掉被绝情池水伤害的表皮部位,不肯留下爱的印记。

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21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