剧透吧 · juto8.com

花千骨52-54集剧情介绍

第52集 南弦月即将被处死

妖神南弦月即将被处死
妖神南弦月即将被处死
 
白子画在花千骨体内布下封印,每次花千骨施展洪荒之力就会反噬到他的身上,花千骨从东方嘴中得知真相,顷刻间悲痛欲绝,哭天抹泪自责害苦了白子画。

正所谓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”,白子画对她百般偏护,她却从未尽过孝道,总是致其陷入绝境。白子画道出南弦月的身世,南弦月曾是七杀派的圣君,后因获得洪荒之力欲一统六界,被十方神器囚于墟洞内,南弦月获知自己的身世,一时之间五味杂阵。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该来的总会来的,白子画向摩严道出一个秘密:数日之前他进入墟洞,封印了花千骨体内的洪荒之力。摩严获知真相怒不可遏,责骂白子画因一己私心偏护花千骨,置长留名声不顾。  

花千骨身怀洪荒之力恐会祸害天下,摩严一番思虑,将落十一唤到身边,嘱其向糖宝吐露南弦月被关在九霄塔内。糖宝获知真相定然转告给花千骨。从而引其步入长留设好的埋伏中。正如摩严预料的一样,花千骨从糖宝嘴中得知关押南弦月的地点,不相信师父会护小月周全,决定只身一人涉险。糖宝事后得知自己被利用,惊怒交加质问落十一,欲离开长留向花千骨通风报信,却遭摩严软禁。

花千骨即将前往九霄塔营救南弦月,东方察觉到事有蹊跷,按常理判断,长留理应严加保守关押南弦月所在,却轻而易举让他人得知其行踪,由此可见其中必然有诈,饶是如此,他还是义无反顾愿随花千骨一起涉险。糖宝与落十一被双双关入长留仙牢,落十一后悔欺骗了糖宝,只能向其认错自责。摩严入仙牢探视落十一,因落十一不肯与糖宝断绝情谊,摩严只得与其断绝师徒关系。

花千骨在东方的陪同下抵达九霄塔,漫天雪花从天而降,周遭昏暗一片,塔外无一兵一卒防守,寂静的表象下暗藏凶险。摩严探视南弦月,将其押往长留校场,定于五星耀日之时取其性命。花千骨与东方进入九霄塔遇袭,两人从塔中逃出来顾不上休息,往长留校场赶去,再过不久,南弦月将被长留为首的仁义之师审判,陨命长留校场。
 

第53集 东方死于摩严手中

花千骨东方
花千骨东方
 
长留校场,南弦月被绑到剑柱上,遭受铁链酷刑,一圈圈粗大的铁链自动收缩,在南弦月身上勒下深深印痕。  

眼看南弦月就要一命呜呼,单春秋率妖兵杀向长留,欲从摩严手中救走南弦月,抢夺洪荒之力。双方血拼杀得日月无光,白子画及时返回长留镇慑全场。花千骨闯入校场营救南弦月,已为各派不容,白子画不便徇私,当众持剑刺向花千骨。霓漫天趁机运功拂落花千骨脸上的饰物,向众人展示其被绝情池水伤害的右脸。绝情池水只伤害动情念的弟子,花千骨右脸被伤害,说明她了情念。

白子画一脸鄂然注视花千骨脸上的伤疤,向其追问泼绝情水的元凶。摩严当众揽责,称是自己所为,随后出手袭击花千骨,他的出掌速度快如闪电,连白子画都没有回过神来,电光火石间,东方闪身奔到花千骨身边,承受摩严排山倒海的掌力,身负重伤口吐鲜血,临死之前,东方叮嘱花千骨好好疼惜自己。摩严不食人间烟火,对东方逝世无动于衷,劝说白子画除掉花千骨,白子画借口教徒无方,辞去掌门之位,捡起花千骨的宫铃带走了花千骨和南弦月。

花千骨被白子画带到了云宫,再次失去自由,心中升起愤怒对白子画破口大骂,白子画立于一处坡上,听着从云宫内传出的花千骨叫骂声,心情复杂希望花千骨在云宫思过,慢慢成长,自己会一直在云宫陪伴着小骨。南弦月在白子画的暗中安排下下逃过一劫,长留大战之时各派以为南弦月已死,白子画赠送一本医书给南弦月,嘱其携带医书悬壶济世,拯救许多患病受难的百姓,用善举报答花千骨相救之恩。 

东方逝世的噩耗传到糖宝耳中,糖宝悲痛欲绝昏死过去,而后醒转过来,一脸悲痛喃喃自语。长留之战世人皆知,孟玄朗得知东方在大战中遇害,为失踪的花千骨忧心忡忡,前往长留向摩严打探白子画行踪,让孟玄朗失望的是,摩严也不知道白子画去了何处。尹幽若受白子画之命,进入云宫拜见花千骨,花千骨因为被白子画囚禁心升不满,不肯收尹幽若为徒。
 

第54集 花千骨收幽若为徒

花千骨幽若
花千骨幽若
 
幽若入云宫欲拜花千骨为师,花千骨不肯收幽若为徒,幽若没有气馁,而是决定改天再登门造访。  

七杀殿内,竹染向单春秋提起身怀洪荒之力的花千骨,洪荒之力是所有修行者觊觎的力量,竹染提醒单春秋想办法救出花千骨,唯有如此方能得到洪荒之力,在竹染的游说下,单春秋命人外出打探花千骨的行踪。  

糖宝因东方逝世心情悲痛,躺在床上不吃不喝,支撑了三天三夜,落十一无计可施,只得伴其左右。  

摩严前往七杀殿叫战竹染,两人在七杀殿外展开对决,竹染被流放蛮荒之时潜心研究摩严的招式,摩严最终败在竹染手中。  

幽若再入云宫探访花千骨,在她的软磨硬泡下,花千骨改变主意收她为徒,师徒两人在云宫内练武习剑,仿如当初白子画教花千骨习武。  

竹染怂恿单春秋攻打长留,摩严已被竹染重伤,白子画音讯全无,长留群龙无首,只要单春秋发兵定然能踏平长留。单春秋心如明镜并非昏庸之辈,厉声警告竹染休想借他的手达到复仇目的,竹染见单春秋翻脸不认人,虽然心中一肚子火气,但又不敢发作。  

夜幕降临,孟玄朗还在为花千骨失踪心烦,轻水端了补汤送给孟玄朗,非常理解孟玄朗的心情,轻水陪伴孟玄朗多年,任劳任怨,孟玄朗感概万分自责自己太无能。  

轻水铺开白纸提起笔毛写诗词,孟玄朗一时兴起欲查看诗词内容,轻水故意吊其胃口不肯展示所写内容,两人于殿内嘻戏追打,被忽然闯入殿内的烈行云破坏,烈行云依然未能查到花千骨的下落,孟玄朗神色黯然没有心情再陪轻水嘻戏,轻水顿时有了一种失落感,转身扬长离去。  

深夜,有人送了一封信到长留,摩严得到信件一看,信中写着七杀派集结兵马欲攻打长留的内容。  

另一边,单春秋得到消息,得知长留在集结兵马有所行动,惊怒交加决定与长留决战。轻水在皇宫陪伴孟玄朗多年,引来一些宫女们的风言风语,孟玄朗盛怒之下欲治宫女们的罪,被轻水劝阻,轻水一路哭泣奔回殿内,孟玄朗随后而至,坐到轻水身边,保证从此以后好好守护疼爱轻水。  

大战将至,摩严将各派掌门唤到身边,决定率领众人与七杀派展开终极一战。

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21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