剧透吧 · juto8.com

花千骨43-45集剧情介绍

第43集 花千骨受消魂钉酷刑

花千骨受酷刑
花千骨受酷刑
 
  长留即将公审花千骨,东方潜入牢中探视花千骨,趁其不备通过亲吻方式传其蛊咒。蛊咒可助东方控制花千骨言行,花千骨即将被公审,东方计划在公审之时控制花千骨说出不想说的话,唯有如此花千骨方能逃过一劫,她夺取十方神器意外打开洪荒之力,目的是为白子画解毒,说出真相也许获取不了原谅,也不至于受到太残酷的惩罚。  

东方有意试探花千骨是否信任他,谎称破解蛊咒的唯一办法便是回吻,花千骨信以为真主动回吻东方,结果未能如愿。长留三尊:白子画、摩严、笙箫默公审花千骨,所有长留弟子以及各派掌门到场观看,连要务缠身的蜀国皇帝孟玄朗也赶了过来。他本想率兵一举救走花千骨,却被摩严威严的目光镇慑住。

花千骨不肯道出抢夺神器原因,仅道出霓千丈死于单春秋手中,她虽然如实说出真相,却未获白子画三人相信。东方暗中对花千骨施展蛊术,花千骨察觉到自己受到控制险欲说出真相,只得把心一横咬破舌头,逼迫东方停止施蛊。在天下人眼中,花千骨夺取十方神器引出洪荒之力,已是罪不可恕,摩严决定对其施予八十一颗消魂钉酷刑。

危急时刻,杀阡陌降临长留上空,警告白子画休要伤害花千骨,否则长留必遭灭门。白子画道行高深且是长留掌门,岂会被其三言二话吓到,当即飞到空中与其交手。两大高手交手致天地变色人神皆惊,杀阡陌拿出看家法宝绯夜剑掷向白子画,地上众人有识货的已然发出惊呼声,众目睽睽之下,白子画避开绯夜剑打败杀阡陌,任其被赶来的单春秋救走。

花千骨被定到诛仙柱上遭受消魂钉酷刑,消魂钉相继钉在她的身上,她那一身洁白的衣裳渐渐出现红色血点,众人听着她发出的凄厉惨叫声无不面色大变。眼看花千骨要被消魂钉扎得魂飞魄散,为保花千骨性命,白子画阻止摩严继续行刑。在众人惊讶不解的目光中,白子画对花千骨执行第二道酷刑,唤出断剑念化出许多剑身刺其体内。

第44集白子画师徒情深先后受刑

花千骨白子画受酷刑
花千骨白子画受酷刑
 
  消魂钉与剑刑都是点到即止,并不能夺去花千骨的性命,白子画唤来长留弟子扶走花千骨,摩严吃了一惊提醒他切莫不能再偏护花千骨,否则必遭各派掌门非议。

白子画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,与花千骨一起承担这一切,当众自惩,代替花千骨被六十四颗消魂钉扎体,所有消魂钉如同蝗虫飞蛾向其扑去,其所穿的洁白衣裳立时布满血色斑点,观之触目惊心令人胆寒,寻常人如若遭此酷刑,恐怕早已魂飞魄散元神不在。饶是如此,白子画亦身受重伤折损了千年道行,消魂钉酷刑过后,他在众人的注视下顽强的拖着带血之躯离去,他的举动颇有花千骨的几分神韵,师徒二人皆是性格顽强不肯向命运屈服。

花千骨白子画被关监狱
花千骨白子画被关监狱
 
花千骨遭受酷刑未获优待,被人送返铁笼关押,白子画进入铁笼搂住花千骨喃喃自语,一改之前冷酷无情的姿态,其实他非常疼爱花千骨,只因自己是长留掌门不便徇私,只能狠下心公事公办。花千骨身受重伤昏迷不醒,白子画在重伤之下为其输送完法力,悄然离去。

糖宝随后而至探视花千骨,从怀中掏出宫铃,花千骨苏醒过来接到手中如获至宝,宫铃弥足珍贵是白子画赠送的物品,事到如今,她依然对其毫无一丝恨意。霓漫天夜会东方,东方没有再隐藏自己的阁主身份,劝其放下对花千骨的仇恨。霓父死于单春秋手中,朔风乃炎水玉残角,到了一定时间自然就会回归原形,霓漫天要报仇理应找单春秋,而朔风消亡一事,实乃天注定,与花千骨毫不相关。

东方所言非虚,却未能说服霓漫天。当晚,霓漫天回程途中从绝情池经过,绝情池水可试探长留弟子是否动情念,霓漫天心中一动,盛了一壶绝情池水,前往摩严住处,一脸神秘称带其观看花千骨的秘密,两人进入牢房中,由霓漫天往花千骨身上倒绝情池水,正如霓漫天料想的一样,花千骨沾上了绝情池水立时遭到重创,受伤的手部升起一股热气,嘴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。

第45集 花千骨被发配蛮荒绝地

花千骨被发配到蛮荒之地
花千骨被发配到蛮荒之地
 
  长留弟子只要动了情念,便会被绝情池水腐蚀,花千骨被霓漫天倒出的绝情池水重伤手部,摩严惊怒交加知其爱上了白子画。千百年来,长留不允许弟子动情念,以免影响修仙之路,花千骨不但动了情念,爱上的还是自己的师父白子画,摩严决定将其发配蛮荒绝地。

霓漫天待摩严离去之后,向花千骨说出东方的另一个身份是异朽阁主,随后便将绝情池水倒入花千骨嘴中,任其发出嘶哑的惨叫声。东方向白子画提出条件,望能带走花千骨,从此不再过问世事,白子画没有立即表态,而是领着东方入仙牢探视花千骨,两人进入仙牢发现花千骨已经失踪。

摩严私下将花千骨发配到蛮荒绝地,对外谎称其被杀阡陌救走,白子画心升怀疑,一番追问,从摩严嘴中获知真相。东方前往七杀殿向杀阡陌要人,杀阡陌受到不白之冤,以为白子画在玩阴谋诡计。东华是长留五仙之一,二十年前,他与四个同伴杀掉东方父亲,其实东方父亲并非大奸大恶之人,东华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,二十年以来一直教东方如何做人,两人形如父子又似仇人,恩怨纠葛剪不断理还乱。

东方曾在二十年前逼迫东华服食摄心丹,事过境迁,东方主动交出一瓶解毒药物,允许东华离开异朽阁,他的行为令东华百感交集,反而无一丝重获自由的喜悦感。花千骨被发配到蛮荒绝地,被一伙恶人绑住,性命堪忧。入夜,东方潜入绝情殿,向白子画说起花千骨盗取神器真相,当他得知花千骨已被发配蛮荒绝地,勃然大怒挥剑刺向白子画,电光火石间东华现身,站在白子画面前挡了一剑,伤势过重死在当场。白子画与东华已有二十余年没有相见,两人阔别重逢还未说上几句话便又阴阳相隔,白子画心情沉重难以释怀,随后又被摩严倒出绝情池水试探底细。

凡是动了情念的仙者都抵挡不了绝情池水的腐蚀力量,白子画平安无事毫发无损,由此说明他对花千骨未动情念。蛮荒绝地,恶人们被忽然出现的怪兽吓跑,花千骨双目已经失明,独自在地上爬行寻找丢失的宫铃,对慢慢逼近的怪兽毫无察觉。

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21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