剧透吧 · juto8.com

花千骨40-42集剧情介绍

第40集 白子画成功解毒 洪荒之力将现世

花千骨-白子画
花千骨-白子画
 
  东海无名小岛,花千骨要求单春秋交出白子画,单春秋得意洋洋称白子画已经昏迷不醒,正躺在某处自生自灭。花千骨救白子画心切,出手与单春秋过招,单春秋败其手中情绪激动自言自语,痛恨杀阡陌受其影响,心智大变不再像当初那般杀人不眨眼,渐而延误许多早就应该执行的计划。

花千骨听出单春秋有逆反之心,看在杀阡陌的面子上,她饶过单春秋一命,直奔海中找到了白子画。炎水玉放在白子画的额头上起了作用,白子画缓缓向海面飘升,花千骨抱住白子画飞回海岛上,单春秋再次出现,计上心来提醒她想救出已经并入炎水玉中的朔风,唯有将自己的血液滴在炎水玉上面。

花千骨心中虽然有一丝疑虑,但还是按照单春秋所说的办法,将手指上的一滴血液滴在炎水玉上,炎水玉遇血产生不寻常的变化,迅速飞往天空消失不见,渐而便是电闪雷鸣乌云滚滚,不久之后天空出现一个深不可测的漩涡,天降异象,吓得花千骨花容失色,迅速回过神来意识到中了单春秋的诡计,而朔风与炎水玉已经一起消亡,再也无法复活。空中出现的漩涡可打开洪荒之力,原来单春秋早已知晓打开最后一道封印的介质是花千骨体内的血液,花千骨并非寻常凡人,千百年前她的前身与众神合力封印洪荒之力,今世的她是补天造人的女娲后人。

这些秘密,是单春秋从昏迷的白子画脑海中探知到的,原来白子画对花千骨的来世今生一清二楚。摩严率各大门派开拔东海,远在蜀国的孟玄朗得知花千骨有难,在轻水的陪同下调集一万精兵挥师东海。传言得到洪荒之力便能称霸天下,尹掌门和温掌门面露贪婪之色,争先恐后御剑升空奔漩涡而去,摩严情急之下随后跟上。

许多功力不济的弟子纷纷受到洪荒之力迷惑,心智大变相互残杀,顿时间,地上一片混乱,原本同属一个阵营的各派陷入到内斗中。花千骨将解了卜元鼎毒的白子画托咐给紫熏,独自一人飞升空中救下险被漩涡吸走的尹掌门,摩严不分是非黑白命令弟子们捉拿返回地上的花千骨,杀阡陌忽然现身镇慑众人,抬手推了花千骨一把,送其飞往漩涡阻止洪荒之力降世。

第41集 洪荒之力引各界大战


  白子画醒来后,对眼前的一切充满了不信。紫薰告诉白子画,花千骨已经离去,白子画立刻御剑去寻找。紫薰不禁流下了眼泪,她心痛白子画眼里只有花千骨,对自己的感情置若罔闻。  

花千骨顺利进入了墟洞,本以为墟洞内暗黑一片,哪里知道墟洞内竟然别有一番洞天。花千骨在墟洞内四处游荡着,无意之中在树下找到了被树藤圈住的公子。花千骨怀疑这就是洪荒之力,用自己的血解开了公子身上的树藤,墟洞的入口随即关闭了。  

白子画御剑来到了东海外,与大家汇合。这时,孟玄朗和轻水带领蜀国军队赶到了东海外。洪荒之力需要七天七夜才能成形,白子画想借机彻底铲除洪荒之力。杀阡陌听了很是不快,与白子画大打出手。孟玄朗为了保护花千骨,与长留等派反目。妖神开心地唤花千骨为姐姐,花千骨防备着妖神。妖神见此很不快乐,流着泪说自己从来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,不知道自己是谁。花千骨顿时明白,洪荒之力是依靠这个普通人存活的。  

妖神想和花千骨做朋友,只要花千骨答应,自己愿意什么都听她的。花千骨见妖神很单纯,心想也许可以对妖神予以谆谆教导,于是答应了;但是如果妖神有一丝一毫的邪念,自己绝对不会饶了妖神。妖神十分开心,花千骨以南为姓,以弦月为名,给妖神取名为:南弦月。  

东方彧卿告诉大家,七天七夜之后结合所有人的力量可以在墟洞上打开一条缝隙。白子画与众人商议之后,决定摧毁洪荒之力。众人在墟洞外对墟洞展开轮番攻击,终于打开了一条缝隙,东方彧卿趁机进入了墟洞找到了花千骨,想要带花千骨离开。  

花千骨告诉东方彧卿洪荒之力已经附在南弦月身上,南弦月暂时不会攻击任何人。剧.情.吧原创剧情。东方彧卿拔出匕首,想要杀了南弦月,被花千骨阻止了。白子画随后也进入了墟洞,追花千骨而来。  

南弦月趁机带着花千骨逃跑了,东方彧卿立刻追了上来,打晕了花千骨,威胁南弦月交出洪荒之力。情急之下的南弦月把洪荒之力传给了昏迷的花千骨。  

白子画拿剑抵着东方彧卿的脖子,想杀了东方彧卿。东方彧卿怨恨白子画的自私自大,当年杀了自己父亲时未曾有过任何手软,如今又要杀了自己。白子画让东方彧卿离开花千骨,东方彧卿告诉他,洪荒之力就在花千骨身上,有本事就杀了她。  

东方彧卿离开后,南弦月才从树后出来,承认了自己把洪荒之力过渡给了花千骨,他会保护花千骨不受任何人伤害。白子画施法将花千骨身上的洪荒之力暂时封印了,但终有一天白子画的封印无法再承受洪荒之力的力量,到时候花千骨就会冲破封印,而白子画也会遭到反噬。  

杀阡陌进入墟洞找到了花千骨,让白子画把花千骨还给自己。白子画为了花千骨,和杀阡陌大打出手。花千骨醒了,感觉到墟洞即将坍塌,劝众人赶紧离开。  

到了东海之外,杀阡陌依旧不愤白子画抢走花千骨,发动功力要和白子画做个了断。花千骨为了阻止杀阡陌,挣脱了束缚,冲到杀阡陌面前,却被杀阡陌的功力震开。 

第42集 白子画囚禁花千骨择日审判

花千骨-白子画
花千骨-白子画
 
  花千骨自愿回长留受审,在杀阡陌面前提起已经逝世的琉夏,多年以前,杀阡陌因一己私心害死了琉夏,花千骨不希望他执迷不悟再次一意孤行,在她的劝说下,杀阡陌感概万分打消与白子画为敌的念头,任其带走花千骨与南弦月。孟玄朗以帝王身份为花千骨开罪,白子画立场坚定不为所动,仙界与凡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,两者都有各自的规则,孟玄朗纵然贵为凡界帝王,亦不能强硬干涉仙界事务。

云隐出面为花千骨开罪,花千骨是蜀山掌门,按理说罪不致罚,白子画反驳云隐的观点,称自己是花千骨的师傅,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,他完全有资格处罚盗取神器的花千骨。孟玄朗见白子画大公无私,只得随其返回阔别已久的长留,密切观注花千骨的动向。因要务在身不便久留,孟玄朗临行之前托咐轻水留在长留观注花千骨,事到如今,他依然对花千骨怀有情意,花千骨的安危时刻牵动着他的心。

白子画探访关在铁笼中的花千骨,盗取十方神器是滔天大罪,花千骨不肯说出真相,而是谎称所作所为受杀阡陌指使。白子画不相信花千骨说的话,花千骨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怀有洪荒之力,她从身上拿出朔风消亡前留下的传音螺,托咐白子画转交给霓漫天。传音螺存有朔风的音容笑貌,身为神器碎片的他活于世上多年,始终理解不了人类所谓的爱情,直到遇到飞扬跋扈的霓漫天,他终于感受到了向往已久的爱情,奈何造化弄人,两人两情相悦却无缘长相厮守。

霓漫天眼睁睁看着传音螺中的朔风消逝,伸手探向虚空企图抓住朔风,眼前的只不过是一幕幻境,朔风早已随风消逝,霓漫天一脸悲痛保持伸手探向虚空的动作,眼噙泪水望着朔风消逝的方向,脑海中迅速闪现与之爱恨纠葛的情景,人前心狠手辣不可一世的她,此时此刻柔弱无助心碎一地。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这边厢,霓漫天因朔风逝世情绪悲痛难以自拔,那边厢,落十一为糖宝铤而走险,助其闯入牢中营救花千骨。

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21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