剧透吧 · juto8.com

花千骨31-33集剧情介绍

第31集 白子画命不久矣欲禅位

 
白子画命不久
 
  十一师兄多日不见糖宝,对其非常思念,可是糖宝一心担忧骨头娘亲的伤势扬长而去。好不容易见到骨头娘亲,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骨头,千骨就急切的问糖宝知不知道解卜元鼎之毒的办法,糖宝告诉千骨或许藏书阁里会有记载。
  白子画在房内压抑体内毒素,突然摩严与笙萧默来探望,白子画借口闭关冲破第十重天没有出来,摩严虽然心有疑虑却被笙萧默劝解着离开了。
  为了帮师傅解毒,千骨四处查找古书,可是却一无所获,正准备进入藏书阁的千骨被突然而至的世尊呵斥住了。摩严对白子画此次出游的事情仍然疑惑不解,叫来千骨询问,因为答应过师父不得说出中毒的事情,千骨撒谎隐瞒了下来。
  霓漫天因为花千骨的事情与青萝他们争吵起来,这一幕都被朔风看见了,朔风其实暗恋霓漫天许久,情急之下,他强吻了霓漫天,结果却换来一巴掌。
  千骨花了一宿给师父做了最爱吃的桃花羹,门内,白子画毒发以至时日无多,强打精神呵斥走了千骨。千骨十分担心师父的伤势,可白子画在房内谁也不见,千骨只能在屋外长跪不起,经过一夜,白子画终于被千骨打动,打开了房门。看着师父憔悴的面容,千骨十分自责。白子画告诉千骨,九天绝地之处有一种奇物名为断肠花可解卜元鼎之毒,千骨决定立刻前往此地。
  深夜,紫熏来到白子画处欲帮其解毒,白子画因紫熏已成堕仙且加入七杀派不肯开门,紫熏欲硬闯,被赶来的笙萧默阻止了,紫熏只能落寞离开。
  白子画深知自己命不久矣欲禅位于摩严,摩严想起师父临终遗训,长留若有白子画在可保千年基业故而推辞。白子画在花园中踌躇,正为掌门人选担忧之时,千骨带着一身伤拿回了断肠花。回到房中后,白子画暗自神伤,原来断肠花只是给千骨的一个念想,并不能解卜元鼎的毒。
  花千骨回到房中发现有师父画像的那块意义非凡的手帕不见了,一番寻找之后才发现在被霓漫天拿走了。为了赢得仙剑大会,霓漫天威胁千骨诈败,否则就说出其暗恋尊上的事情,千骨只能屈服。
  千骨端着桃花羹来到师父房中,愕然地看着毒发呕血倒地的师父,可白子画为了不引起骚动,强打精神安抚住惊慌失措的千骨。
 

第32集 白子画食花千骨血液以毒攻毒

白子画
 
  白子画服食断肠草毒性加重,花千骨情急之下割破手腕滴出血液,她体内的血液拥有某种毒性能助白子画以毒攻毒争取活命时间,白子画服食血液精神稍好继续运功排毒。身体好转的他叮嘱花千骨将重心转移到练功上,距仙剑大赛还有一两个月时间,白子画希望花千骨在仙剑大赛上有优异的表现,他完全不知花千骨已私下同意败给霓漫天。
  入夜,花千骨舞剑练功心乱如麻,她已经答应霓漫天在仙剑大赛上诈败,白子画又希望她在仙剑大赛上有优异的表现,两道难题摆在她的眼前令她无从选择。
  杀阡陌现身陪花千骨谈天说地,花千骨已经答应白子画不再与杀阡陌相见,杀阡陌没有为难花千骨,两人简短交谈片刻各自离去。
  白子画运功排毒忽然吐出一口鲜血,花千骨送食物进屋目睹白子画口含鲜血面色苍白,大吃一惊上前将其扶起。
  白子画不愿意频繁使用花千骨体内的血液,厉声命她离去。
  笙箫默随后而至为中毒太深的白子画输送内功,白子画稍微好转愿给笙箫默一段时间考虑是否做长留掌门。
  异朽阁内,绿鞘与身为阁主的东方谈起白子画,东方处心积虑想除掉白子画,但他却没有趁着白子画身中剧毒之时痛下杀手,而是任其自生自灭,绿鞘难以理解东方错过杀害白子画的最佳时机,东方辩称白子画已经中了卜元鼎毒无需再出手灭之,到了一定时间白子画自然就会身亡。
  紫熏将单春秋引入林中,她杀气腾腾命令单春秋交出卜元鼎,单春秋拒不交鼎出手反抗,紫熏法力高强从单春秋体内取出卜元鼎。
  霓漫天在池水边遇到紫熏,堕仙入魔之后的紫熏与以往相比多了一丝令人胆寒的妖气,霓漫天一脸震惊打量改头换面的紫熏,花千骨依然是紫熏最痛恨的仇敌,紫熏与霓漫天交换条件,后者只要愿意监视花千骨的行踪就能获得紫熏真传。
  花千骨在绝情殿割破手腕往瓶子里面放血,霓漫天现身对盛在瓶内的血液产生好奇,两人在绝情殿展开夺瓶大战,花千骨技高一筹打败霓漫天。
  白子画召集各派掌门商量对付七杀派,许多掌门纷纷表态愿听白子画差遣。
  湖边,花千骨与霓漫天狭路相逢,霓漫天要求花千骨下跪臣服,花千骨被逼无奈跪地向其示软。

第33集 花千骨仙剑大会惜败霓漫天

仙剑大会
 
  糖宝看见千骨居然给霓漫天下跪,过来与霓漫天大打出手,还没几招,糖宝就被打败了,千骨不忍糖宝受欺负出手接下了霓漫天的掌风,看在十一师兄的面子上,霓漫天放过了糖宝。
  又一届仙剑大会要开始了,各门派的掌门都来到长留山。各派掌门因白子画数日闭关不出猜疑重重,白子画强打精神与众人相见,全程始终扮出一副平安无事的模样,各派掌门打消心中狐疑。七杀与各门派对的大战迟早会开始,白子画希望各门派能够团结起来,共商大计,出了蓬莱掌门外所有门派都愿意听长留调遣。
  白子画勉为其难在众人面前演完戏离开大殿,整个长留只有花千骨和笙箫默知道他中了剧毒,除此之外再无第三个人,体内剧毒随时有可能发作,白子画唯恐命不久矣向笙箫默交待身后事,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涉事未深的花千骨,假以时日他若驾鹤仙逝,花千骨恐将遭到居心不良之辈欺负,白子画叮嘱笙箫默代他照顾花千骨。
  晚上,为了能够真正打败花千骨,霓漫天缠着父亲索要蓬莱禁书的秘籍,霓千丈纵使十分疼爱女儿,还是没有答应。原来这本秘籍上的武功非常阴毒,是严禁本门派弟子修炼的。霓漫天苦苦哀求仍然未果。
  花千骨每日端送桃花羹到白子画住处,白子画拒绝服食桃花羹辜负花千骨的好意,此时仙剑大会已经到来,各派掌门齐聚大会现场等侯比赛开始,主事者白子画因身中剧毒不便现身,各派掌门浑然不知希望白子画现身观赛,白子画万般无奈只得强打精神莅临比赛现场。
  仙剑大会如期举行,虽然白子画中毒之深已无力出席,但为了不让众人怀疑,白子画还是勉强支撑住了。花千骨本想着若能先和朔风交手,那么输在他手中,再怎么都比霓漫天好。可惜天不遂人愿,第一场她就对战霓漫天。又要输,又要输得不漏痕迹,这对于实力已经比霓漫天强太多的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难题。霓漫天与千骨停在半空,手持仙剑,二人相对,各怀心事。你来我往,拳脚相向,她虽然再不是当初那个花千骨,却仍然难逃失败的宿命。朔风,落十一等人很快便看穿她似乎在顾虑什么,以她今时今日的法力,怎么会还和霓漫天僵持这么久时间。花千骨心有委屈,望了一眼白子画,知道他想看着自己这么久以来修炼磨砺的成果,可是自己,却不得不让他失望了。
  二人越打越激烈,人也越飞越高。千骨心想,这里这么高,下面的人看不到也感觉不到,就算霓漫天死了,她也可以把她伪装成打斗中她的错手失误。就算要处罚她,她也认了,只要可以除掉这个人,不然今后,只会受霓漫天无休止的要挟和逼迫,永远都不会结束,她太了解霓漫天了。花千骨的眼中突然涌现出滚滚杀意,断念剑直指霓漫天的胸口——她最重要的秘密,没有任何人可以知道。却在她的剑马上就要穿透的那一刻,远处一阵巨大的光波袭来,重重的打在断念剑上。花千骨老大口鲜血猛然喷出,从天上重重的摔倒在地上,半天都爬不起来。还未待她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一个白色身影已飘然掠到她面前。重重的一巴掌打在脸上,花千骨又吐出一口血来。白子画看着跪在地上拼命发抖的徒儿,唇无血色,面如铁青,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怒火。一甩袖子,转身御风而去,直接回了绝情殿。
  花千骨自知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跪在绝情殿磕头认错。花千骨跪在白子画的门口,狂乱的使劲磕头,认一句错就对着冰冷的地上使劲磕一个头,很快额头便血肉模糊。狂风大作,乌云密布,不一会儿都打的雨点倾盆而落。花千骨嗓子都喊哑了,直至昏倒在地上。一直到笙萧默上绝情殿来找白子画,看到昏迷在雨中的花千骨连忙把她救进屋内。
  一直为白子画担忧的紫熏送来了卜元鼎炼制的解药,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,白子画拒绝了解药,谎称自己的毒已经解了,紫熏将解药放入白子画手中离开了,固执的白子画将解药扔进了湖水里。

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21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