剧透吧 · juto8.com

花千骨19-21集剧情介绍

第19集 东方获杀阡陌施救


花千骨杀阡陌
 
    上仙也有犯错的时候,长留五仙之一的紫熏闯了大祸误伤东方,她袭击花千骨之时将芷阳之气传到东方体内,东方唯有排除芷阳之气方能苏醒,情况紧急,不容刻缓,紫熏运功为东方运功排除芷阳之气,因为之前突破结界伤了元气,她已经没有能力再搭救东方,白子画担心紫熏运功过度劝其另想办法,唯一的办法只能向杀阡陌求助,紫熏曾是七杀派弟子,她当年背叛师门转投长留,再加上杀阡陌并非正义人士,在无利可图的前提下他定然不会为东方排除芷阳之气。阴气森森的七杀派大殿,杀阡陌为首的妖人一脸敌意注视来自长留的紫熏,如果不是东方受伤,昔日的七杀派弟子紫熏恐怕不会主动上门求助,杀阡陌非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,再加上他与东方非亲非故,他毫不客气回绝了紫熏的救人要求。阴险狠毒的单春秋忽然出手与紫熏斗法,紫熏因元气大伤招架吃力,杀阡陌趁机将其软禁。白子画闻讯而至要求杀阡陌放人,一名小妖扮成紫熏怪腔怪调扑进他的怀中,他已经识破小妖的身份迅速移动身形现身别处,杀阡陌戏弄玩了白子画向其提出一个条件,只要白子画赠送流光琴,他才愿意出手救东方,否则免谈。花千骨获知杀阡陌意在流光琴,悄悄偷走流光琴前往七杀派,杀阡陌获得流光琴出手为东方排除芷阳之气,东方从鬼门关走了一转回来不久之后将会苏醒,杀阡陌救完了人来到一口冰棺旁边弹奏流光琴,冰棺内躺着一名面容秀丽的年轻女子,杀阡陌坐在冰棺旁边深情抚琴喃喃自语。花千骨升起好奇心来到冰棺旁边,杀阡陌惊喜交加指引她观看冰棺内的年轻女子,棺内的年轻女子叫琉夏是杀阡陌的妹妹,当年杀阡陌眼睁睁看着妹妹琉夏死在长留弟子手中。往事不堪回首,妹妹琉夏与花千骨长得颇有几分相似,这正是杀阡陌为何初见之下便将花千骨当成妹妹的原因。
 

第20集 花千骨重返出生之地得知父亲死因

    花千骨资历尚浅还需磨练,白子画带其下山入凡尘历练,师徒二人乘一叶扁舟顺水前行,两岸景色美不胜收,花千骨一扫心中愁云笑逐颜开。爱情,总能令人身不由已,蜀国一别,轻水与孟玄郎天隔一方,正所谓: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,轻水按捺不住内心的思念离开长留潜入蜀国王宫,正在宫中练剑的孟玄郎险些把她当成是刺客,直到她摘下头纱露出真容方才化解误会,孟玄郎仅将轻水当成好友,轻水却对其一往情深。二人可谓是“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”。多年以前,生于莲花村的花千骨因被村民们认定是不祥之人遭到排挤,在她十六岁那年父亲患上重病,村民们不但不施予援手反而放火焚烧花家,当时下山历练不能使用法术的白子画就在花家门外,他如果使用法术救花父就会失去做掌门的资格,无奈之下他选择袖手旁观。时隔多年,白子画带花千骨故地重游,他怀着内疚的心说出花父死亡真相,花千骨获知真相如遭雷击,紫熏趁机现身称当年与白子画故意不救花父,为了破坏花千骨与白子画的师徒情份,她无所不用其极,哪怕抹黑自己的上仙名誉亦在所不辞。花千骨在紫熏的挑拔下心情失落跑到村外的后山独自伤感,一伙村民悄然现身出奇不意绑住了她,村民们多年以来一直把她当成妖孽看待,她再次返回莲花村引起了公愤。村民们将花千骨绑在木桩上欲点燃柴草,多年以前家园被村民们焚烧的一幕浮现在她的脑海中,她在仇恨的驱使下大声怒吼挣断绳索欲取所有村民性命,所有村民吓破了胆调头奔逃,其中一个年轻村民跑在最后被花千骨抓住,花千骨欲痛下杀手被白子画阻拦,紫熏现身一旁暗施传音术怂恿她杀掉年轻村民,一个小女娃闻讯而至大声嚎哭搂住年轻村民不松手,二人是父女关系,父女二人生离死别的情景打动了花千骨,她最终放走了年轻村民。
 

第21集 孟玄朗历经兄长叛乱终复位

  夜色如墨,皇亲贵族齐聚宴席享受美酒佳酿,歌舞升平的表面暗含杀机,一心想当皇帝的孟玄聪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侍机而动。一伙歌姬舞毕退场,孟玄聪趁着向孟玄朗献上夜明珠的机会向死士们发出信号,死士们接到信号手持利器现身而至包围孟玄朗。在皇亲贵族的注视下,孟玄聪杀气腾腾逼迫孟玄朗退位,除了夺取王位之外,他还看上了十方神器之一的悯生剑。孟玄朗拒不投降与死士血战痛失悯生剑,他在轻水的保护下成功逃离王宫,一伙死士缠住二人不放穷追不舍,危急时刻长留掌门白子画现身击退所有死士。翌日,已经当上皇帝的孟玄聪对外颁布征税告示,孟玄朗在位期间碌碌无为,百姓们以为换了一任皇帝局面将会得到改善,岂料新皇帝比孟玄朗更为刻薄,一上任就颁布征税令,置百姓死活不顾。轻水是周国郡主,为了帮助孟玄朗夺回王位,她返回周国在父亲面前谎称与孟玄朗情投意合,孟玄朗在她的帮助下率领周国大军欲夺回王位。东方假意归顺孟玄聪,周国大军在孟玄朗的调领下向王宫逼近,东方佯装慌张不安向孟玄聪汇报军情。孟玄聪亲自带兵出城与孟玄朗对阵,兄弟二人对阵之时丝毫不知七杀派弟子潜伏军中,单春秋趁着孟氏兄弟对阵之时出手夺取悯生剑,孟玄聪被其重伤倒地不起,白子画及时现身夺回悯生剑。孟玄聪身受重伤奄奄一息,孟玄朗抛下所有顾虑与孟玄聪化解仇恨,在他悲痛的目光中孟玄聪撒手离开人世。贪念能令人误入歧途,孟玄聪并非死于单春秋手中,而是死于自身贪念。孟玄朗返回王宫恢复帝王身份赠送悯生剑给白子画,轻水决定留在王宫不再返回长留,她的决定获得白子画支持。蜀国危机得到解决,花千骨在白子画的陪同下前往蜀山见云隐,蜀山弟子毕恭毕敬拜见师徒二人,云隐双目暗含怒火似是对花千骨有所不满。

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217号